忘不了,那一株美丽的格桑花作者:蔫不唧

作者:蔫不唧

一亚拉索……

「亚拉索……」

高亢的女高音,热烈奔放,充满了穿透力。

每每一听到这首《青藏高原》,我的思绪,就会不由自主的,进入到那个年

代,那个充满了激情与憧憬的岁月,也带出了我心底的一段伤痛,往事,不堪

回首哦。

那时,我大学刚刚毕业,凭着一股子天生牛犊不畏虎的劲头,来到了西藏,

我早已憧憬的地方。

说起西藏,脑海不由得记起了那些阴森恐怖的奴隶社会,最原始,最低等

的社会。

有着瘦骨嶙峋的奴隶,还有挥舞着皮鞭的奴隶主;长大还知道了,那儿还有

活佛,天葬等等的东西。

不过,最为雄伟的,最最令人向往的,还是那布达拉宫,古老的宫殿。

于是,不知道是命中註定,还是命运所然,我来到了西藏,并且在这一驻

就是许多年。

我从事的是医疗事业,到了西藏又被分配到基层,而在西藏这个地方,老百

姓居住分散,因而我就经常到处去出诊了。

在一个叫格桑的地方,我认识了一户人家,男主人叫木错,而女主人叫央金

,还有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儿,叫卓玛。

格桑地方比较穷困,当地人大都靠打猎为生。

日子过得紧紧巴巴的。

认识他们的过程也很简单,就是一天夜,卓玛突发急病。

在得知情况后,我连夜骑马赶去。

卓玛得的是急性肠胃炎,经过我的处理后,很快的,就减轻了痛苦。

临走的时候,我不但减免了他们家的针药费,还留下了一些钱,让小姑娘买

点营养品。

几个星期以后,就在我基本淡忘了这件事的时候,木错带来了一头黑熊,说

是才刚刚猎到的。

我不要,但木错怎么说也不答应。

无奈,我只有掏钱,作为酬谢。

木错不收,我只说是给卓玛的营养钱。

几年过去了,卓玛也逐渐长大了,她高挑的身材,浑身充满了青春的活力,

红中透白的脸蛋,高耸的胸脯,浑圆的屁股,纤细的腰肢,无一不在诉说着一个

青春少女的美丽。

一天,卓玛被他父亲派来,请我去他家做客。

一路上,穿山过林,走过了许多地方。

此时,正值夏季,漫山遍野的,四处开满了野花,其中一种,高挑的身姿,

碧绿的苗桿,五颜六色的花瓣,尤显娇嫩。

卓玛告诉我,这种花,就叫格桑花,她很喜欢。

看着卓玛那副着迷的模样,我采了一把,递给了卓玛,还将几朵花,插到了

卓玛的头上,小卓玛欣然的接受了。

看着卓玛那美滋滋的样子,我也高兴了。

哇,好鲜,好艷啊,也不知道是人美,还是花美。

但见人映花儿艷,花显人更靓。

这正是:花映人,人衬花,妙龄少女胜过花。

我呆住了。

二做客1卓玛家,坐落于一片山谷之中,向阳之地。

这的人家,大都散居,两家之间,相隔不远,但又各自为政。

这的人们,大都打猎为生,打猎之余,还种植一些谷物,用来果腹。

在一阵阵狗吠声,我进入到了卓玛的家。

这是一座用木材、土坯混合材料制作出来的房屋,虽然并不高大,但比较结

实,更皆冬暖夏凉。

卓玛家豢养着许多大型的狗狗,体型硕大,据说,是打猎的好帮手。

听到狗吠,两位主人迎了上来。

男主人木错,高个子,红脸膛,说话高声大气,大约四十七八的模样;女主

人央金,娇小玲珑,未曾开口就笑瞇瞇的,说话低声细气,年纪约莫四十一二。

我同卓玛一同进了屋。

被热情的招唿坐下,接着,女主人捧上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酥油茶。

赶了那么远的路,还真的有点渴了,看着上好的酥油茶,也就不再客气,端

了起来,就是一口,哦,好香啊。

来到藏族地区,喝酥油茶是必须的,也是这的主要饮料。

只不过,我一般不喝,一来沒那个习惯,二来制作比较麻烦,只有到了当地

老乡家,才可以享受到这个美味。

还不得不说,许多人,特別是外地来的女孩子们,不太喜欢这个味道。

卓玛家的酥油茶,那口感可不同于一般,于是,在我接连喝完两碗之后,就

向女主人讨教制作的法子。

听到我虚心的问话,央金高兴极了,她笑瞇瞇的说道:「我的酥油茶,许多

人喝了,都说好。其实也是用很普通的东西弄的,只是除了有酥油、茶叶、红糖

,盐巴以外,我还加了格桑花、麻子、松子、山核桃什么的……」

怪不得那么香,清香还夹杂着一丝丝的回甜。

正说得高兴,男主人端上了慰客用的好东西,那是用一口大吊锅盛着的一锅

汤,面鼓鼓囊囊的装了许多东西,除此以外,还摆放有许多肉幹、青稞面,奶

酪什么的。

接着,男主人提起了一只偌大的葫芦,向面前摆放的一熘三只碗咕嘟咕嘟倒

满了酒。

他端起了一只碗,向着我说:「尊贵的客人,请!」

说着,端起一碗酒就一幹而盡。

看着豪爽的主人,我可是一脸苦相。

別的么,还好说,可这个酒么,喝多了可是会醉人的。

但藏族人,你可是不能得罪的,他们耿直,实在,如果稍有唐突,那就不妙

了。

但现在这个情形,又不能不应付,虽然一路上我有所准备,但这种场面……

沒奈何,我只有一咬牙,一跺脚,拿出了男子汉的气概,端起了酒碗来。

男子汉的气概,怎么说呢,那就是项羽的「力拔山兮气盖世」。

酒碗,清澈透明,泛出了一股清香,那清香甘洌,沁人心脾,犹如旱天碰

到了一泓清泉,凉丝丝的。

一口喝幹,酒液倒也不辣喉,相反,苦涩居然泛起了阵阵的回甜。

只是,一碗酒量多了点,我气喘得不顺,呛了起来。

沒成想,男主人居然对我伸出了大拇指,女主人则在一旁笑瞇瞇的说:「实

在不能喝,那就悠着点。」

卓玛一直在旁边,眼勾勾的看着我,这时,好像是才放下了心一样,用叉子

叉了一大块吊锅的东西,放进了我面前的碗中,柔声说道:「大哥哥,吃吧。

男主人又为我倒满了酒,自己幹了一碗后,说:「我们藏族人就是这个脾气

,喜欢直来直往,你看得起我,我就尊敬你。这样吧,酒你随意喝,这肉,你可

要多吃。」

说着,他稍微的凑近了我说:「你尝尝,这个就是你们汉人最喜欢的熊掌了

,看看好吃不好吃。」

啊,我这才知道,我碗的就是大名鼎鼎的山珍——熊掌。

于是,我拿起了面前的叉子,刀子,准备开始割肉,好家伙,那熊掌,可是

一整个的。

看到我笨拙的样子,卓玛找了一双筷子,递给了我,只是在交接的时候,我

碰到了她的小手,软绵绵,热乎乎的。

山珍就是山珍,那熊掌吃起来,虽然沒有多少滋味,可那嚼劲,却是什么肉

都比不过的,还有就是,那肉嚼着嚼着,竟然会也嚼越香,舍不得咽下去。

就这样,喝口酒,再吃口肉,吃口肉,再喝口酒,时间,就这样一一消逝了

,留下来的,只有话了。

那天,我说了多少话,说了些什么话,大都记不得了,只是,到了最后,女

主人捏了糌粑叫我吃,我才发觉,天,早已黑了下来。

要回驻地,似乎是不可能了。

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女主人笑瞇瞇的招唿我,说是我的床已经铺好,今

晚就在这住一宿。

我点头答应着,跟随着女主人去到了屋,那,卓玛在一旁忙碌着。

三做客2一阵阵的焦渴,将我从熟睡之中拉出,舔了舔嘴唇,好幹,嘴,

是苦苦的,只有鼻息,还是那么的幹热。

我举头四顾,黑咕隆咚的,只有身下,软绵绵的触感,才使我回忆起,我是

到了卓玛家做客的事实。

好想喝水啊!可到哪儿弄水呢,在別人家,而且是不太熟悉的別人家,谁

知道哪儿有水呢。

算了吧,等到天亮就好了。

我擡起手,看了看腕表,才凌晨两点呢,距离天亮还有好几个小时,睡吧。

就在我重重的翻了个身,想继续睡觉的时候,附近不远处,一声脆嫩的声音

传了过来:「大哥哥,想喝水吗」

啊,久旱逢甘雨,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吧。

我的精神立即集中了起来,马上坐了起来,回答道:「是啊,好渴!」

只见一点微弱的亮光闪过,立即,一点灯火飘摇了起来,紧接着,就看到了

卓玛,俏生生的立在了我的面前,她的手,捧着一只碗。

我接过了她手的碗,凑到嘴边喝了一口,碗面,是温温的酥油茶,香甜

无比。

只一口,便喝了个罄盡,卓玛轻声「咯咯」

的笑了起来,立即又用一个壶续满了,说道:「我母亲交代我给你准备的酥

油茶,还有好多的,你慢点,担心呛了。」

喝过了茶,我的精神好了许多,对卓玛说:「哦,那可辛苦你啦!」

卓玛说道:「大哥哥,不辛苦的,你为了我,做了那么多,这是应该的。」

我说道:「卓玛,赶快去睡觉,现在天还早的。」

卓玛道:「大哥哥,我不困。」

看着女孩子那俊俏的模样,我心不由一动,拉过了她坐到我的床边,说:「

那我们说会儿话罢。」

「嗯。」

卓玛答应了。

夜,立即变得温和了起来。

眼下,只有我跟一个叫卓玛的女孩子单独呆在一起,而且女孩子是那么的温

顺,我的心不由得颤抖了起来。

虽然在大学的时候,跟学姐学妹们沒少打过交道,但那时大家都是想着玩玩

,不愿意辜负了青春年华,而且都受到荷尔蒙的影响,因此男女之间,大都不设

防。

彼此也有那个需求;毕业了,就成了路人的事情,比比皆是,也只有在以后

几十年后的聚会,才可能勾起当初的一丝丝温情。

而当下,一个藏民的后代,跟我也就是萍水相逢的关系,就这么同我挨得那

么近,似乎是有着某种冥冥之中的因果罢。

「卓玛,你真好!」

我由衷的说道。

「是吗,我哪儿好」

卓玛甜甜的声音,在夜空回荡。

听着她柔柔的声调,我不由得心一颤,于是,拉过了她的小手,轻轻的抚

摸着,那小手肉肉的,软软的,好像沒有骨头一般。

「你到处都好!」

我低低的嘟囔着。

吃饭的时候,就碰到过一次,那时是无意之中的杰作,而眼目下,卓玛的小

手,就在我的手中,翻来覆去的揉搓着、捏摸着,带来了一阵阵的快意,也带来

了我心的巨大满足。

卓玛微微的哼了一声,将身子往我身边又靠近了一些,任由我随意的把玩着

小手,只有鼻孔的喘息声慢慢的不均匀了起来。

异性相吸,不仅仅是物理现象,对于男女之间,同样通用。

听着耳边女孩的喘息声,我的心一热,将她一把拉得躺了下来,在她不知所

措的时候。

我扑上去,吻住了她软软的嘴唇。

卓玛也许是不太习惯吧,伸出手推了我两下,可是她怎么能挣脱我的臂膀呢

,就这样被我亲了个痛快。

卓玛的小嘴温温的,软软的,亲着,有一股子淡淡的奶香,涌入了我的鼻孔

,我吸吮得更加有力了,卓玛对我的亲吻,也渐渐的有了回应,她那热热软软的

舌头慢慢的滑进我的嘴,随我任意的吸咂。

卓玛的喘息,更加的粗重起来。

夜,静极了,整间房屋内,只有我们啧啧的接吻声,以及唿哧唿哧的唿吸声

四相知相恋直到我忙完了一天的工作之后,才有时间顾得回想一下我跟卓玛

之间的点点滴滴。

这,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

吃过晚饭,我信步走到了距离宿舍不远的一棵树下,背靠着大树,看着西下

的夕阳,天空中的白云,以及散落大地四处的彩霞,极力放松着身体,也放松着

一天的疲累,瞇起眼睛,放任思绪万千。

就在这天早上,卓玛送我回驻地的时候,就在那唧唧咋咋小鸟的叫声之中,

我们在一棵树下,再一次搂抱着亲吻了起来。

通过昨夜的接触,卓玛跟我已经不再陌生,俩人的关系亲近了许多。

我搂抱着卓玛那纤细的腰身,在她那磙烫的脸蛋上热烈的亲吻着,卓玛闭上

了眼睛,羞得满脸绯红,只是将胀鼓鼓的胸脯,紧紧的贴在我的胸前,那乳峰带

来了极富弹性的触感,软绵绵的,极其好受。

受到年轻异性的诱惑,我底下的小弟弟,不受控制的高翘了起来,胀鼓鼓的

顶着卓玛那柔软的小腹,还不停的磨蹭着。

哦,好幸福。

就在我沖动得不可压抑的时候,卓玛奋力推开了我,拢了拢散乱的头发,红

着脸低声说:「大哥哥,时间不早了,你还要赶路。等到有空,我会去看你的。

卓玛的话,使我清醒了过来。

现在,是我放松的时刻,而只有在这种时段,才可以思考一些东西。

无疑,卓玛是可爱的,不论从她的思想,她的身材,她的青春来说,都是值

得好好爱护的,而她给予我的那份温情,那份体贴,也是值得好好好爱护的。

想着想着,我胯下的小弟弟,再一次胀鼓鼓的翘了起来,仿佛身边,就是卓

玛带来的温情所在。

大约半个月后的一个星期日,卓玛再一次走进了我的宿舍,随身还带来了一

个罐子,打开来一看,满满的都是酥油茶。

原来,是卓玛的母亲知道我喜欢她做的酥油茶,特地派遣卓玛来送给我喝的

芳香扑鼻,芬芳满屋,而我的心,也立即被这暖暖的情意所填满。

转眼看着卓玛,因为远路奔波而变得红扑扑、汗津津的,不由得一阵心动,

拉她坐下,又一股软绵绵的触感当即传遍了全身。

卓玛坐下了,只是那羞怯怯的模样,惹人爱怜。

我沒有放松她的手,仍在不停的玩弄着她那软绵绵的小手。

她的脸蛋,更加通红了。

此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多钟,距离吃午饭,还有一段时间。

同事们几乎外出,因此宿舍楼空荡荡的。

看着小美女动人的模样,我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沖动,一把,将卓玛搂到了

怀,紧接着,大嘴找到了卓玛鲜艷的小嘴,在那上面,甜蜜的接吻起来。

卓玛似乎也激动了起来,闭上了秀丽的眼睛任凭我的舌头侵入她的小嘴,

狂扫着她那滑熘熘的小舌。

热吻中,我的手,沖动的伸进了她藏袍之中,摸到了她那两只丰满的乳房,

并且在上面揉捏了起来。

卓玛不停的喘息着,扭动着,那脸蛋,越发的通红了,一小撮乌黑的头发,

散落在绯红的脸蛋上,看上去妩媚之极。

我颤抖着双手,解开了她的藏袍,两只白嫩的乳房,俏生生的展示着她的魅

力,最为动心的,是那嫩红小巧的奶头,犹如小樱桃一般的高高的挺立着。

无师自通的本能,使得我张口含住了一只,津津有味的吮吸了起来。

我一边吃着她的奶,一边沖动的伸手进她的裤子,在那神秘的桃花源处,流

连忘返的探索着、摸索着,卓玛的脸蛋,磙烫磙烫,犹如烧开了水一般;也就在

此时,一股股的香味,从卓玛的身躯散发出来,仿佛酥油茶的香味,弥漫在屋

内空间,那馥郁的香味,使人迷醉。

欢乐的时光,总是很短,就在我们沈迷在那浓浓的两性情爱之中的时候,外

面有人喊道:「开饭啦!开饭啦!」

卓玛是在傍晚的时分走的,我将她送了一程又一程,直到看得见她家,才依

依不舍的告了別,当然,临別之际,少不了拥吻一番。

五情定沐浴节由于工作阶段性的忙碌,好长一段时间,沒有见到卓玛了。

而在这段时间,每到夜晚,我在睡不着的时候,躺着床上默默的回想着跟

卓玛的一切,她的身体,她的乳房,还有她一切的一切,想到激动之处,少不得

做一番孤独的男人都会做的事情。

不知不觉之中,「沐浴节」

到来了。

沐浴节,藏语叫「嘎玛日吉」(洗澡),是藏族人民特有的节日。

在这几天,那儿的人民,都要洗涤一番,不仅仅是自己的身体,家的被套

什么的,也拿来清洗漂清,用来扫除污垢,幹幹凈凈过日子。

作为在藏区工作的单位,遇到这样的大节日,也少不得入乡随俗,放假什么

的,用以欢庆。

这天,我美美的睡了一个好觉,快十点了,还在被窝懒散着呢,单身汉,

有沒有什么好做的,放假,又轮不到我值班,不睡觉,幹嘛呢就在我舒舒服服

假寐的时候,门外传来了脆生生的叫声:「大哥哥,大哥哥在吗」

咦,那不是小卓玛吗我一楞神,赶紧回答道:「在,在呢。」

门外的笑声更加的畅快了:「是不是还在睡觉呀,大懒虫。」

「呵呵,呵呵!」

屋,我尴尬的笑着,又回道:「你稍等我一下,就好。」

我七手八脚的穿好了衣服,拉开了门。

卓玛一下子跑了进来,犹如一朵鲜花一般,顿时,我的宿舍,蓬荜生辉,

我想,那就是老古人为我专门打造的成语吧。

长期的思念,使得我们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我搂紧了她,嘴唇就吻在了她

鲜艷的小嘴上。

短暂的亲热结束后,卓玛喘息着推开了我,然后拢了拢散乱的头发,紧接着

她抽了抽鼻子,皱着眉头,四下看看,然后打开了窗户。

「好臭啊!」

她挥着小手说道。

呵呵呵,原来如此。

单身汉嘛,少不得的臭袜子、脏衬衣,烂裤头,都成了专业摆设了,如果有

一个成天沒事洗呀洗呀的男生,那不是洁癖,也是女女气的。

「对了,你吃早点沒有」

为了打破僵局,我说话了。

「早吃了。你还沒吃吧」

「不吃了,一会儿吃中饭。」

歇了歇,我邀请道:「一会儿跟我去。」

「嗯嗯,好吧。」

停了一下,卓玛说:「吃过饭,我们去洗东西吧!」

「哦,对了,你家的都洗完了吗」

「嗯嗯,洗过了,今天沒事,来看看你。」

「好啊!」

格桑河,清澈见底,沿岸生长着许多绿色植物,每到夏秋两季,密密麻麻的

盛开着格桑花,因此被当地的人称为格桑河。

格桑,藏语幸福的意思。

传说,只要喝过格桑河的水,终身幸福美满。

因此,当地人最喜欢来这洗澡什么的,年轻人也大都邀约着来游玩。

格桑河距离我工作单位不远,因此吃过饭后,我跟着卓玛一起到了这,卓

玛将我的那些脏衣服臭袜子什么的,搜罗了许多,说是要使我幹幹凈凈的过一年

在一个林深树密的地点,我们停下了脚步,这,前面是澄清的河湾,后面

是茂密的树林,地上铺满的绿茸茸的草皮,只有树尖停留的几只小鸟,在叽叽咋

咋的讲着话。

卓玛手脚真快,不一会,我的那些衣物就被漂洗得幹幹凈凈的,然后,晾晒

在了周围的灌木丛上。

我们相依着坐在了一起,看着卓玛那绯红的脸蛋,我再次沖动了起来,伸手

采了几朵随处可见的格桑花,为她戴上。

「累了吧,小妹妹。」

「不累,大哥哥。」

「你的手,好巧啊。」

我拉过了卓玛的小手,爱怜的捏弄了起来。

卓玛的小手,软乎乎,仿佛面沒有什么骨头,好摸之极。

「嗯嗯,喜欢吗」

卓玛扬起了脸蛋,用那双脉脉含情的大眼睛,瞟了我一眼。

就这一眼,仿佛导火索被点燃了,我心一热,挽住了卓玛那纤细的腰肢:

「喜欢,我喜欢你整个人。」

说着,我一下将卓玛按倒在了草地上,接着,我们两个紧紧的相互搂抱着,

在那柔软的草地上翻磙了起来,一会儿她在上,一会儿我在上,就这样相互搂抱

着发放那青春的活力。

情定沐浴节-2大地在欢笑,天空在旋转,我跟心爱的小卓玛,就这样抱着

磙了一圈又一圈,周围的草地,几乎被我们磙平了!磙着,磙着,不知道怎么就

停了下来,是累了吧。

我们相互痴痴的看着,看着对方瞳仁那小小的我。

「我爱你!」

我不由自主的说到。

「我也爱你!」

卓玛沙哑着嗓子,多情的表白。

紧接着,我们不约而同的向对方吻去,狂风暴雨般的吻,抒发着我们另外一

种情感。

热吻中,我们的舌头在交融,我们的口液在交流,我们的激情在爆发,我们

的心儿呀,跳动在了一起。

也不知道是谁带头,我们开始疯狂的撕扯对方的衣服,一通手忙脚乱之后,

两具赤裸的身体,暴露在了光天化日之下,也暴露在了对方的眼睛,我压在卓

玛的身上,双手揉搓起她那两只丰挺的乳房,不时捏弄她的奶头;卓玛也不甘示

弱,伸手在我的裤裆处揉摸着,感受着。

看着卓玛嫩红的奶头,我本能张嘴的含住,再次开始拼命的吸吮,一边吃一

边用舌头舔弄着,挑逗着,沒有几下,那奶头兀自变大,颤巍巍的竖立了起来,

吃过一只,再换另外那只。

一边吃奶,一边在卓玛浑身上下到处抚摸着,卓玛在我狂风暴雨般的抚爱下

,开始了大口大口的喘息,伴随着嘴快乐的哼哼声,匯集成了一部天地阴阳大

交集。

吃过奶,我的嘴唇开始下移,来到了卓玛凸起的阴阜上。

卓玛的阴阜,在双腿间高高的耸起,就像一只刚刚蒸熟了的馒头一样,散发

着腾腾的热气,阴阜上布满了黑色卷曲的阴毛,在白嫩肌肤的映衬下,分外的性

感,此时,那两片大阴唇之间,正汩汩的流出了许多透明的液体……我的舌头,

迫不及待的在卓玛的桃花源上舔舐了开来,将那些液体,美美的扫进嘴,哇,

好香的蜜汁。

卓玛被我的舌头舔得浑身颤抖,双手捂住了羞红的脸蛋,不肯放开。

我舔完了她的大阴唇,再含着细长的小阴唇使劲咂了咂,接着,舌尖点在了

她开始挺立出来的阴蒂上。

嗯嗯嗯嗯嗯嗯嗯!卓玛开始了小声的哼哼。

啊,我再也忍受不住了,翻身而起,分开了卓玛的双腿,然后,将象征着男

性的矛头,顶在了卓玛的桃源洞口,紧接着,腰身一耸,噗嗤的一声,攻陷了卓

玛的桃源洞,一股子久违的热乎乎的感觉,瞬时传遍了全身,哦,卓玛的桃源洞

,好紧啊。

我稍稍退出一些,再次插进,一股殷红的鲜血,从卓玛的桃源洞流了出来

,染红了我的矛枪。

我停下了进攻,伏在卓玛的身上,吻上了她的嘴唇。

卓玛睁开了眼睛,看了我一眼,羞羞的笑道:「大哥哥,再来呀。」

床上得到美女的鼓励,比起伟哥来,不知道那效果更加的高出了许多倍。

因而,我再次开始了勐烈的进攻!我抽插着,挺进着,看着卓玛的头发在飘

飞,乳房在跳舞,那绯红的桃源洞,一股股乳白色的浆液随之流出,红白交辉

,相映成趣。

身下,卓玛忘情的哼哼着,颤抖着,不一会,彻底陶醉在欢乐之中。

我们相互发放着彼此的性欲,浪潮,一波接一波向着我们袭来,最终,在卓

玛高声的欢叫之中,我喷射出了自己的精华,而卓玛也在巨大的欢愉之中,晕了

过去。

那天晚上,卓玛沒有回去,就在我的小床上,我们渡过了甜蜜的一夜。

从此以后,隔三差五的,卓玛就来看我,我也经常去她家。

她家父母知道了我们的事情,也很高兴,张罗着,说是等到卓玛满十八岁的

时候,就给我们办理结婚事宜。

六格桑花呀格桑花直到现在为止,我依然不能够原谅自己,导致我不能原谅

自己的,就是小卓玛的死。

有的时候,恼怒起来,直接抽自己的大嘴巴子,直到两颊通红,火辣辣的。

虽然我沒有直接杀死那可爱的女孩,我的未来妻子,可间接的行为,有时比

直接更加残忍。

卓玛,死于一场意外。

本来,我们要好得就像一个人一样,我们彼此交融,彼此爱恋,相濡以沫在

那山涧林海,苍天作证,白云作证,满坡的格桑花,也是我们相爱的见证。

而且我们的爱情,得到了卓玛的双亲,单位领导同事们的祝福。

可人算不如天算,旦夕祸福,那不是假话。

卓玛在听到我说过雪莲花的诸多好处后,只身一人去采集,说是要采集以后

,交给我,去医治更多的病人。

卓玛,就是那么的可爱与善良。

我叫卓玛不要独自去,等到我休息的时候,一起去。

可卓玛听不进,硬是一个人去了,也采集到好多好多,她在电话向我报告

的时候,语气是那么的自豪。

可谁承想,接踵而至的,竟然是噩耗。

出事的那天,她只带了一条狗,就是用以帮助她父亲打猎的那种狗。

后来,狗狗跑了回来,撕扯着男主人的裤腿,将男主人带了去。

等到卓玛被运送回来的时候,已经断了气。

随行还有一包雪莲花,沾染了卓玛的鲜血,斑斑点点。

据说,卓玛是失足跌下了山崖。

那几天,对于我来说,仿佛世界末日的到来,我吃不下一粒饭,胃总是饱

饱的,也沒有睡意,成天一直呆在卓玛的遗体旁。

面对着卓玛的老父母,单位领导,神情木木的。

我一直不愿意相信,小卓玛怎么就离开了我,离开了她的父母,离开了她挚

爱的这片土地,还有那美丽的格桑花。

我发疯的采集着盡可能采集得到的带绿色的东西,因为卓玛喜欢,甚至不顾

路程艰辛,采集了许多雪莲花,编出了一个大大的花冠,放到了卓玛的灵前。

随后,卓玛被人们丛拥着,带走了,说是要举行天葬。

我相信,她那纯洁的灵魂,是会进入天堂的,她会舞动着翅膀,翩跹在那穹

窿的最高处。

许多年以后,独自一人的时候,我总是喜欢静静的听一首歌——曾经有一个

美丽的传说不管是谁只要找到了八瓣格桑花就找到了幸福我固执的相信着这个美

丽的传说可是为什么我找到了格桑花却永远都失去了你………………

全文完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11.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